当前位置:广西政协网首页 > 议政建言 > 理论研究 > 正文

文字做伴的生活

2020-03-23 08:36:00 作者:王西冀 
【字体:

王西冀:文字做伴的生活

 

  当下,没有与文字打交道的人是越来越少了,而捧着书本“狠狠地”读的人也越来越“落后”了。我却总是舍弃不掉这个习惯与爱好,如果不读书,总觉得活不出滋味;如果读书,不是手捧书本,又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

  我读书,比许多人要晚,喜欢上读小说,也比许多人要晚。大约在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吧,我的三姐常能借到一些不容易借到的,诸如《青春之歌》《林海雪原》之类的长篇小说回家,可她一定要自己看完才肯让我过目,或是怕我年龄小受“污染”,看完后就藏起来,甚至匆匆还回去了。抵不住书的诱惑,我常常不得不采取极端手法——“偷”。一有机会,我便迅速揣起书本躲到楼上、厕所、野外去读,不到被发现,绝不露面。有时为找到我,家里人还得全体出动。正是“偷”读,我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次读书高潮。

 

  我家人口多,负担重,大人都得为生活奔忙。我们小孩子就负责干家务活。当该做的事没有去做,或是烧饭时焦味太浓,那定然就是我读书的直接后果。为此,挨了父母不少的“骂”。我在“骂”声中,倒也读了一些书。父母见“骂”我也改不掉这个习惯,也就顺其自然了。有时见我有闲而不读书,倒觉得不正常。

 

  及长,读书的环境好了,我选定了几个专业的书猛攻了一阵子,结果是一个专业都没有弄懂。缘由是我有兴趣广泛的“优点”,抓到什么就看什么,拿到哪本是哪本,正是鲁迅先生倡导的“随便翻翻”的那种读书法。不求甚解,长年以来,也解不了甚,只求那份“读”的兴味,只管照着文字看下去,只是一味追踪“故事”,那些做笔记、写提要、抓中心的读书方法全不合我用,也不曾用。

 

  走在路上,无法读书,我就不停地朝街头看,朝商店招牌瞧,不管是广告还是启事,不论是三言两语还是长篇大论,只要见到字,心就有了依托。到名胜古迹游览,我对风光和古迹没有太多的留意与兴趣,倒是夹杂其间的铭文、碑记、题字、传说、楹联让我流连忘返。我对于风景美的领会很少来自亲眼的发现,是从那些断碑残字或他人著述中读得,这一点足见我智力的平庸与思考的懒惰了。我常常感叹自己“太俗”,竟然很少能“发现美”,也许正因如此,我对书的依赖更甚,喜爱更甚了。

 

  有读书的癖好,不免爱买书,甚或乱买书。我常常去书店逛,常常买回一大堆书。多年的积累,倒也有了一堆“宝贝”。有时看到自己书架上、床头边、客厅中积成小山似的书籍竟有大半自己还未读,便深悔自己的疏懒,叹息人生步伐的紧迫,备感应当抓紧时间、求得进步的意义的伟大之处。

 

  由读而写,是一种嗜好的“恶性”发展,更是一些读书人的“高尚”选择。我还称不上读书人,没有自觉地“高尚”起来,倒是“恶性”地发展下去了,慢慢地零星地写起来,日久天长有了一点数量。知道我是“书痴”的朋友投我所好,叫嚷着给我出书。就这样,也出书了。出的几本书销量还都不错,有些碰巧得了全国奖,心里便有了人生足矣的快慰。遇到一些朋友为升职称四处托人发表文章,常常生出同情之心,为自己不能定职称感到遗憾。偶尔见到一些著名学者的集子印数还有一两千册的,想到自己的每一本书印数都超过这个量,有些短期就要重印,自己更是欣欣然有喜色,好像学问不低于这些学者一般。你看,读了几十年的书,依然没有跳出以数量取胜的层次,足见我读书的境界是何等的低啊!足见我对人生价值的认识又是何等的浅啊!

 

  其实,尘世之间,人、书不过是天际星云,有多少能留下痕迹?许多人不过是行走了两三万天的动物,未曾有过精彩人生;许多书转了几圈就变成了废纸,未曾有人翻动一页!人只是为了生存与兴趣在开展活动,取得进步而已,书只是人思想的个性化记录,供人一笑罢了。我有兴趣于文字,自然就会有一点累积。别人有兴趣于棋艺、垂钓、体育,不也日益精进吗?究其实啊,人生有一得足矣!

 

  没有其他的寄托,就只好倚重文字。我想啊,我的生活就是这样与文字做伴了。悲耶喜耶?随他去吧!

 

  (作者简介:广西壮族自治政协秘书长、党组成员,办公厅主任、党组书记)

 


短信服务

委员履职

委员提案

提案承办

社情民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