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广西政协!

当前位置:广西政协网首页 > 文史资料 > 文史资料 > 正文

文史资料

广西地区最早的县——洮阳

2017-07-20 15:48:49  

  历史上广西最早的县在哪里?这是研究广西郡县沿革的学者尚未解决的问题。按一般常识, 谈论广西郡县沿革之始, 都以《史记》和《汉书》为依据。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记载,秦始皇统一岭南时, 于三十三年(公元前214年)在岭南地区设立了桂林、南海、象郡。今广西的大部分属桂林郡, 小部分属象郡。但是这些文献略而不详, 郡下辖哪些县, 无从推考。《汉书·地理志》较之《史记》显然详细得多, 郡下都注出了所辖县名和郡县设置的年代。据统计, 今广西属当时的苍梧、郁林、合浦等郡, 桂北部分县属零陵郡, 桂西边区属牂牁郡。但《汉书·地理志》所反映的只是西汉晚期平帝元始二年(公元2年)的郡县情况, 在广西各郡下虽都注明“ 武帝元鼎六年开” , 如可信, 也只能上推到汉武帝元鼎六年(公元前111年)平南越后, 仍无法与秦时郡县比较。经过对贵县罗泊湾西汉初期墓出土的漆器铭文“ 布山”的考证, 可以推断西汉初年在桂林郡下已有布山县, 甚至可以说, 在秦代设桂林郡时就有布山县了。(《“ 布山” 考》, 见《广西日报》1980年3月10日第三版)可见, 在今广西境内设县的年代相当早。但是, 从考古发现的材料来看, 我认为布山还不能说是广西境内最早的县, 在桂东北湘桂走廊北端的洮阳县比布山县更早出现。

 

  洮阳县在《汉书·地理志》上记载明确, 属零陵郡, 西汉晚期已存在是不成问题的。如果按照零陵郡是“元鼎六年置” 的说法, 则公元前111年就有了。但根据同书的《王子侯表》,记载汉武帝元朔五年(公元前124年)封长沙定王发之子狩燕为洮阳靖侯, 则说明元朔之前洮阳就已建县, 比元鼎六年又早十三年。那么, 洮阳究竟是什么时侯设县的呢?

 

  1973年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三幅绘在帛上的地图, 其中一幅是西汉初期长沙国南部的地形图, 在图的西北角标有“ 桃阳” 二字, 外加方框。(《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地图的整理》, 见《文物》1975年第2期)按这幅地图的图例, 方框是县级单位的符号, 说明“ 桃阳” 是县名。其地理位置相当于今全州县西北, 湘江西岸, 恰好在《汉书·地理志》所载零陵郡范围之内。清人顾祖禹在《读史方舆纪要》中说“ 洮阳废县, (全)州北三十五里, 汉置县, 以洮水经其南而名。” 《广西通志》也说:洮阳县古城址“ 在全州北三十五里, 地名改州滩。” 经实地调查, 今全州县永岁公社大塘大队梅潭村背后, 俗称“ 城墙上” , 旧名“ 改州滩” , 确有一处古城址, 城墙基址尚存, 城内地面可以看到许多绳纹板瓦和筒瓦, 蓝纹、席纹、米字纹、方格纹等印纹陶片, 都是汉代及其以前的遗物, 城墙之外附近的山上有汉代墓葬群。这个城址应该就是顾祖禹说的洮阳县故城。 核之马王堆帛书地图,也即是“ 桃阳” 县城, “ 桃” 无疑是“ 洮” 字的别体。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一件纪事木牍书写有“ 十二年二月乙已朔戊辰” 等文, 表明该墓下葬的时间是汉文帝初元十二年(公元前168年)。(《马王堆二、三号汉墓发掘的主要收获》, 见《考古》1975年第一期)这幅地图绘制的时间肯定比它埋葬的年代要早, 可见在西汉初年就巳有了洮阳县, 比《汉书·王子侯表》记载又早四十四年。然而这已不是孤证。1960年在长沙的一座属于文景时期(公先前179—前141年)的汉墓中, 出土过两枚滑石印章, 一枚印文是“ 洮阳长印” , 一枚印文是“ 逃阳令印” 。(《长沙出土西汉印章及其有关问题研究》, 见《考古》1978年第4期)两印相校, “ 逃” 应当也是“ 洮” 字的别体。同墓还有两枚私印:“ 苏将军印” 铜印和“ 苏郢” 玉印, “ 苏郢” 应是墓主的姓名。令、长都是汉代一县的行政长官, “ 洮阳长印” ,“ 逃阳令印” 就是苏郢任挑阳县长、县令时的官印明器。按《汉书·百官公卿表》说“ 万户以上为令, 秩千石至六百石;减万户为长, 秩五百石至三百石。” 看来, 苏即在文景时期,先做了洮阳长, 后又做洮阳令, 在他的任期内这个县的人口有所增长。这就完全可以说明,洮阳县不但在汉初确已存在, 而且已由不足万户的小县递升为万户以上的大县了。

 

  但问题还不仅在此。根据一些考古迹象, 洮阳始设县的年代还可以追溯到战国时代。1957年安徽寿县发现一件“ 鄂君启金节” , 记载了楚怀王时代楚国境内的水陆交通干线, 其中由郢都(今湖北江陵)往南行的水路, 有一段是“ 上江, 内湘, 庚碟, 庚兆卜阳” 。(《寿县出土的“ 鄂君启金节” 》, 见《文物参考资料》1958年第四期)“ 内湘” 就是从长江进入湘江, “ 庚” 表示经过某地的意思, “ 蝶” 、“ 兆卜阳” 都是地名, 皆为当时的城邑关戍的所在地。由此可见, 楚国的鄂君启的船只可以溯湘江而上经过兆卜阳南行, 兆卜阳肯定是在楚国的管辖范围之内, 并且一定设有城邑关戍。“ 兆卜” 与“ 挑” 字也相通假, 兆卜阳既在湘江上游,无疑也就是后来的洮阳。

 

  在战国时代前期, 楚悼王用吴起为令尹, 变法富强, 曾一度“ 南平百越” 。(《史记·吴起列传》)而“ 百越” 在当时是泛指岭南而言的。吴起“ 南平百越” 应当是指楚军越过五岭进入岭南地区的军事行动。洮阳一带最近楚地, 这时, 归入楚国版图是可信的。近年来,在洮阳以南的兴安界首和灌阳新街、黄关等地不断发现战国时代墓葬和零星遗物, 、其风格与湖南楚墓相近似, 也可作为楚国势力到达的旁证。楚国平了“ 百越” 以后如何处置呢?很可能是采取象“ 已破陈, 即县之” 的办法(《史记·楚世家》), 在这些地方设县管理。因为县的最初设置主要是一种边防机构。春秋时代初期, 秦、晋、楚等大国往往把新兼并的土地建设为县, 这种县多设在边地, 带有国防性质。到战国时代, 县的设置已很普遍, 大凡有城邑的地方都已建立为县, 故史书上往往县、城互称。吴起南平百越, 把楚国的版图向南推进, 在新占领的地区要进行管理, 就不可能不设县。洮阳处在湘江上游, 已进入越城岭的东南侧, 应是当时楚国南境的军事要地, 设县的可能性就更大。因此, 到楚怀王时这里是鄂君启的船只航行到楚国极南的大站, 应该还是楚国城邑关戍之所在、也就是当时的县邑。所以, 洮阳立县应在秦以前, 说它存在于楚怀王时代(公元前328一前298年)是不为过的。如果按吴起平百越一事推断, 还可能早到楚悼王晚年(公元前391一前381年)。当然, 这后一种说法仅是根据“ 鄂君启金节” 作出的推断, 还需要有更多的资料加以证实。

 

  总之, 洮阳设县不限于汉武帝元鼎六年, 至迟应在西汉初年, 说它始置于战国时代也不无根据。因此, 它应比布山设县的年代更早, 是目前所知现今广西境内年代最早的一个县。□蒋廷瑜

 

 

 

 


手机版

广西政协 公众号

短信服务

委员提案

提案承办